> 社会 >

央视名嘴加入乐视开启人生下半场 却以这方式离

 

  原标题:央视名嘴加入乐视,开启“人生下半场”,如今却以这种方式离职

  “28年前,我18岁,入读人民大学新闻系,从此与媒体情定终生。18年前,我28岁,辞掉公职,当上北漂,干上足球之夜。今天,站好在这里的最后一班岗。上半场即将结束,下半场如何开始?”

  2014年8月9日,刘建宏给自己和粉丝们写下了一段深情的告白,正式宣布离开央视,加盟乐视体育。

  但刘建宏却没能在乐视体育,熬到几个月后的俄罗斯世界杯。

  近日,据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证实,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已正式离职。

  入职三年半已休假多时

  据媒体报道,自乐视体育出现资金困难,多名高管出走以来,关于刘建宏离职的传闻就没有停过,早在去年上半年,就有消息表示刘建宏从乐视离职的消息。

  进入2018年后,关于刘建宏将离开乐视体育的消息又甚嚣尘上。但此前在谈到离职传闻时,刘建宏就在自己朋友圈写道,“现在还处于休假状态,谢谢大家关心,有消息一定会自己主动和大家说。”

  2月28日,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询问刘建宏的去向时,他也只是模糊地回答:“继续支持中国足球呗。”

  据懒熊体育,今年3月,乐视体育召开内部会议,给在职的全体员工提供三条路选择:

  第一可以留下来,但不能保证工资以及五险一金;

  第二则是员工自行垫付3月份的五险一金,由乐视体育报销,但工资无法保证。

  第三种选择就是直接离职,针对此次的离职员工,乐视体育将会给予一个月工资作为补偿,发放时间预计是在6月。

▲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▲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据腾讯体育,4月2日,有乐视体育的员工晒出离职声明,并表示“没想到居然跟老刘(刘建宏)一起离职”。

  刘建宏本人则表示:“3月31日,是我在乐视体育的最后一天,我正式离开乐视体育了。”这也是他打的最短的一份工。

  而在去年12月中旬的一次专访中,刘建宏对腾讯体育说,他什么都看过了,却没完全看懂贾跃亭。

  “我不觉着乐视现在这个样子我们就失败了。没有啊,人生很精彩,这三年没有人比我们看到的东西更多。留在那(体制内)的人是看不到这些东西的。不管怎么样,你是在最前沿,你看到了硝烟,看到了战火,看到了死尸。什么都看过了。”

  “我觉得对老贾吧,现在还不是我评价他的时候。……(沉默了七八秒钟)我说实话,我仍然没有认为我完全看懂他了。我觉得这个事就就像一篇文章写了一半,或者是一个什么东西你才到了半路上,还没到能做出一个完整或者准确评价的时候,我不愿意做这种评价。”

   乐视体育坠落云端

    版权市场已降温

  2014年8月,刘建宏从乐视体育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雷振剑手中接过46号球衣,寓意46岁的媒体老兵进入人生下半场。

  有趣的是,2个月后,国务院出台《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》(简称“46号文”),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同时,也强调要挖掘体育的产业价值。几乎一夜之间,体育产业成为新的投资风口。

  以赛事版权为切入口,乐视体育在短短两年间买下310项赛事版权,其中不仅包括亚冠、中超、英超等热门赛事,还涵盖了高尔夫、搏击、赛车等小众项目,一跃成为行业中的明星公司。此外,乐视体育还向赛事运营、智能硬件等领域扩张,试图构建一个覆盖体育产业链上中下游的“生态圈”。

  大讲“生态”故事的乐视体育,一度深受资本追捧。2016年4月,以27亿元拿下两年中超新媒体版权后不久,乐视体育启动B轮融资,目标原本为30亿元,最后轻松融到80亿元,公司估值也从30亿元飙升至215亿元。

  然而,从2016年三季度开始,乐视各大板块相继爆发资金危机。因一大笔融资款被乐视大股东借用补贴其他业务板块,乐视体育各类版权相继出现欠款,遭遇停播。

 ▲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▲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进入2017年,因未能按期支付版权费用,乐视体育又接连失去亚冠、中超等核心版权,用户随之流失,其苦心经营的版权帝国开始瓦解。接下来的几个月,乐视体育又深陷欠薪裁员、高管辞职、股东矛盾等风波,内外交困,不复往日风光。

  随着乐视体育“生态”故事破灭,前两年资本激烈竞争的版权市场也开始降温去年。去年7月,体奥动力以中超联赛受到U23新政等影响、市场吸引力下降为由,要求中国足协将版权合作期从原先的5年延长至10年,相当于80亿元的版权费折价一半。

  “对自身能力估计不够准确,成长速度与资源没有匹配好。”去年年底,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,刘建宏这样反思乐视体育的大起大落。

  在乐视体育生态链中,版权是支撑其正常运转的基石——拿下优质版权,吸引大量用户,逐步增加收费会员,再通过与乐视TV、手机建立观赛终端,带动相关硬件以及衍生服务的消费。

  然而,版权是柄双刃剑。买入版权,固然可以吸引用户、占领市场,但高昂的版权开支对版权变现能力是严峻的考验。孙宏斌曾公开透露,2016年乐视体育中超版权开支13.5亿元,收入只有5000万元,一年就亏了13亿。

  如今,刘建宏离开了乐视体育,他的下个战场又会是哪里呢?

  答案暂时不得而知。但在刘建宏看来,过往和当下的每一次尝试,无论成败,对于中国体育产业都不会没有价值。正如他对新华社记者所说:

  “所有的失败,都是在为成功做准备。”

桂林 |广西 |国内 |国际 |社会 |娱乐 |时政 |